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懂懂日记

拜访规则~

时间:2014-3-3 12:51:15   作者:懂懂   来源:网络转载   阅读:426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3月2日,晴十年前,我还是个学生。很偶然的机会,认识了日照当地的一个知名企业家,老王。他有个小兄弟,老孔,做广告公司的,这家广告公司生意不错,准确的说,老孔的广告公司就是为老王服务的,主要为老王公司做包装设计、生产。有天,老孔去找老王,说工商局的来找麻烦了...
 3月2日,晴

十年前,我还是个学生。

很偶然的机会,认识了日照当地的一个知名企业家,老王。

他有个小兄弟,老孔,做广告公司的,这家广告公司生意不错,准确的说,老孔的广告公司就是为老王服务的,主要为老王公司做包装设计、生产。

有天,老孔去找老王,说工商局的来找麻烦了,咋办?

工商局的老大跟老王是初中同学,老王承诺帮老孔摆平这个事,当时他们俩谈论这个话题时,我就在现场。

老王说:“你安排个桌,我来喊他,一起坐坐,你准备点礼品,三万五万都行。”

老孔说:“行。”

因为这句话,老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,既然工商局的老大是你同学,你给打个电话,啥事都办了,为什么还要让老孔破费呢?

真黑!

如今,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?

我是支持老王的!

他这么做有三个结果:

第一、工商局的老大得到了实惠,他会感激老王的牵线,甚至觉得亏欠老王。

第二、老孔得到了实惠,价值肯定大于三五万,而且成功的把人脉嫁接过来。

第三、双方都会感激老王,人脉关系网得到了加固。

昨天,去淄博,巧遇希耳米与圣佳,圣佳是五莲的,她过来找希耳米玩,她是做实体生意的,很懂交际规则。

希耳米刚开始卖红酒时,她就买了一箱。

最近,她想来找希耳米玩,又特意买了一箱。

想交往谁,先成为谁的客户,这是最简单的,也是最有效的,希耳米自然会热情招待她。

我们很偶然的相遇,打了个招呼,坐下吹吹牛,我们就继续出发了。

中途,圣佳给我打电话。

她问:“去济南的那帮群友都走没?”

我说:“差不多了。”

她说:“那我过去玩,我想去找牛哥聊聊。”

我说:“我帮你预约。”

她说:“带点什么礼物?”

我说:“不用。”

她说:“占用别人的时间,不合适,你觉得准备五千的礼物如何?”

我说:“不用,一两千就行,买两瓶酒,牛哥是个很简单、很热情的人,他不计较这些。”

她说:“我懂了,我自己安排。”

其实,她是听懂了我的话外音,如果我站在局外,我会给她很直接的建议,就如同老王给老孔的建议。

我跟圣佳是老乡,经常见面,有些话我不说,她也懂。

只要我在济南,基本每天都会有超过10个人来访,这些人也会顺便去找牛哥聊聊,假如你问牛哥能否记这些人?

基本记不住,多是过客。

我说,我也记不准,会不会有人骂我?

真是如此!

大家喜欢扎堆,认为扎堆可以认识更多人,其实这是错误的交际理念,要说交际高手,蝉禅绝对是天才,你看看他跟什么人在一起?

蝉禅拜访别人的原则就一条:只要有外人在场,就不去!

假如,他想认识金豆豆,那么他不会等金豆豆来济南时再去拜访,而是会直接跑到上海去拜访,我们第一次去拉萨时,有辆车专门负责拉礼品,都是一些山东特产,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路上,只要遇到圈子内的朋友,就分一些。

我们经过通麦天险时,是单向通过的,我们很快就跟兵弟弟混熟了,我们送了他一件智旅会的T恤。

心智模式不同,做事风格就不同。

我们圈子里有个规矩,无论做什么事,不能跳开中间人,假如牛哥通过我认识了红珊瑚,后来红珊瑚拜牛哥为师了,即便如此,当红珊瑚到济南时,牛哥也会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红珊瑚来了。

为什么不能跳开中间人呢?

举个例子,你认识我,我认识帮主,你私下联系了帮主,然后你去拜访了他,帮主为什么愿意见你呢?

因为,他觉得这是给懂懂面子,这是懂懂的小兄弟。

实际上,我啥事都不知道,全是内耗!

如果有小兄弟三番五次的去找帮主,帮主烦了,他就会觉得懂懂这群人不行,最终把懂懂也给否决了。

人脉,就是这么被内耗的。

昨天,有群友说去找王锐去了……

我就很惊讶,因为王锐不是我们网络圈子里的朋友,是济南地面圈子里的朋友,昨天是周六,王锐休息,但是为了见我的小兄弟,他肯定会去公司,而且还要请他吃饭。

那么,如果这个小兄弟是很有才华的,很懂交际礼仪的,那么他是给我加分的。

若是他完全是索取模式,对于王锐而言,他觉得这是给懂懂减分,下次懂懂再撮合他的时候,他就会想,是不是又是内耗?

一定不要跳开我,因为我可以给你很多建议。

是心语给中介的。

昨天,我也跟心语谈到了这一点,不要随意中介别人,因为对方对于你而言,完全是陌生的,你是在用自己的信誉为别人担保。

另外,只要是圈子里的朋友找你中介,你都需要告诉我,这是游戏规则,还有很关键的一点,做互联网的这群年轻人,有些时候把握不准分寸,容易乱写,不知道什么该写,什么不该写。

例如,有人去拜访了牛哥,写了篇日记,把牛哥的名字,地址,工作单位都写出来了……

那么,拜访别人有什么技巧呢?

第一、必须要有中间人。

第二、必须要给中间人加分,给被拜访者加分。

第三、一对一。

所谓的一对一,并非真的只有两个人面对面,那样也会很尴尬,两个人是不会有太多的话题,可以是二对二,例如我去拜访燕子,那么我会带着于冲去,这样就不会尴尬,四个人正合适。

超过四个人的聚会,基本上就是瞎扯蛋,话题不会太深入,因为有些话你不敢随意讲,不敢肆无忌惮的撒野。

每次我写这些,就有身边朋友问:“这些都是常识,还需要写吗?”

我说:“需要,做网络的人多数做事比较简单,不会考虑这么复杂。”

是不是所有的交际,都需要中间人呢?

不是!

如果是有共同标签的,则直接联系即可,例如同学、驴友、老乡、群友,你们彼此直接联系即可,不需要通过第三人,如果你有所求,你需要先学会付出,因为每个人的时间都属于他自己,没有义务给你,除非你买去。

我以前写过一个观点:一个人命运发生了转折,往往是因为遇到了某个人。

要么,跟着他变坏了。

要么,跟着他变好了。

拜访别人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生活常态,例如王双全,可以百度一下这个名字,他三次被国家主席接见,就是个农民,村里的书记。

但是,他只要出差,他就会问我一个问题:“我要去XX,那里有没有人值得拜访?”

我脑子接着就会闪现出来几个名字,我告诉他:“稍等,我会让他们联系你。”

我为什么敢给他介绍?

因为,我太了解他的做事风格,他懂的游戏规则,他是会给我加分的。

他去海澜集团参加婚礼,要经过上海机场,他跟海澜集团的老大是一个圈子的,就是五四奖章获得者圈子,他问我上海有没有朋友?可以在机场见个面。

我就在想,谁在虹桥附近呢?

张薪悦!

我们拉萨队友,我急忙联系了她,她就赶到了机场……

送走王双全,张薪悦就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!

有个小姑娘,在做采访录,她问我,是不是坚持就能做大?

我说:“第一、准备50万现金。第二、傍个大树。”

她觉得不可理喻。

为什么要准备50万现金呢?

因为,你要有两年不赢利的心理准备,同时还要不断的出差,不断的送礼,完全是付出状态,你能否坚持下来,资金是后勤保障。

为什么要傍个大树呢?

原因很简单,你现在能采访到的人,基本上都是跟你级别差不多的人,甚至是需要你为其传递理念的人,你完全是被拿着当枪使了,你以为遇到了个大佬,其实是纸老虎。

你要采访那种拒绝你的人。

一约就上的,多数是不值钱的,大树就一个作用,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,假如你要采访王双全或胡律师,你找我,肯定没问题,你就是采访刘冰或王锐,你找我也没任何问题。

如果你自己去联系?

基本没戏!

而且,当我也在场的时候,我会帮你问出很多你感兴趣的话题,这些话题可能是你很容易忽略的。

你觉得,反正懂懂写了谁,我就接着联系谁,肯定不会被拒绝。

你想多了,懂懂写的也未必都是正面人物,例如有人说于木不退钱,电话也不接了,他来找我退,理由就是懂懂推过于木。

我心想,是你智商有问题?还是我智商有问题?

我跟于木是截然不同性格的,也是走不到一起的人!

我肯定于木的点是什么?

第一、他敢干。

第二、他不怕别人说什么,心理很强大。

你放心一点,只要你不贪心,你不追求捷径,你是不会被忽悠的,另外于木对你也是有价值的,他现在跟刘克亚、王通、王紫杰混在一起,你可以借助他的肩膀爬上去。

最近很多人在冒充懂懂,又是卖项目,又是发邮件,又是搞收费,我觉得成功的概率很低,因为真懂懂都赚不到钱,何况是假的了。

如果真有人被忽悠着了,你要感谢他,因为他给你上了一课!

我只有一个QQ,要那么多QQ干嘛,记不住……

我喜欢简单的玩意,我原来有两个手机,但是我觉得拿着太麻烦,我就把一个呼转到另外一个身了,每次只带一个手机出门,很少有人给我打电话,电话一天也响不了两次,因为圈内朋友都知道我不用手机,他们也不给我打电话,找我就直接Q就行了,我拿着手机纯粹是为了看日记回复的。

而且,我手机经常没电,我出门连数据线都不带,需要四处借充电器。

淄博高姐找我有点事,让我去趟淄博。

最初,我的想法是我自己去淄博,见完高姐接着回家,帮媳妇装修房子,顺便潜心学习。

我最近太忙,一大早徐佳就问我爬山去不?

我说,不去,忙着接客。

她说,那我去你办公室帮忙。

中午,我去办公室,徐佳和牛哥在那里聊天,我问徐佳:“去淄博不?找高姐。”

她问: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我说:“今天一定回来。”

她说:“去。”

去淄博走济青北线,我认为这是山东最危险的高速,车流量实在太大了,我在这里也出过事故,也是下雪天,我坐副驾驶,大货车的保险杠就插在了右前门的玻璃上,离我不到20厘米的距离,把我们拖行了100多米,大货车司机貌似是太困了。

如今,发生一些小的刮蹭,我根本不会计较,因为大事都经历过了,还在乎这些小事吗?也不需要争吵,反正都有保险公司赔偿,谁都不是故意的。

徐佳的意思是开她的大奔。

我说:“太麻烦,还需要适应,开我C5吧,你们就委屈一下。”

出发前,心语的意思是开她的A8。

我也觉得麻烦,都是需要临时适应,反而还不如C5,他们总是调侃我的车,让我换,说是与我身份不匹配,当初我开捷达时,你们不都说捷达挺符合我的吗?

车子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场,当时心语问了我一个问题,去拉萨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吗?

我说:“是的,因为你从来没见过离开都市的你是什么样子,我们第一批拉萨队友回来后,都换车了,当时我不是说过嘛,我从拉萨回来还有9万块钱,花了3万6给媳妇买了块手表,剩余的钱,我就去买了辆C5,当时还差15万,是圈子里朋友赞助的,为什么要换车呢?明白了一点,我们改变不了世俗的评判标准,不应该去对抗,而是应该顺从,帮主换了Q7,刘冰换了X6,我和于导买了C5,邹老师换了MINI,老潘换了Q5,MOSS换了A4……”

不是说浮躁了,而是更俗了。

我买了C5以后,第二天就跑了1100公里,当月就跑了1万5千公里,我跑的更远了,更敢跑了,见的人更多了,应该是三个月不到,我就攒到了100多万,为什么我鼓励别人走出去?因为我就是受益者,我太清楚走出去能得到什么。

当时我不是买的C5,我是买的PALADIN,而且是纪念款的,特别帅,当时大家不都在保护钓鱼岛嘛,砸日本车,我接着就换了这辆C5。

搞的我不爱国!

胡律师最爱国了,他也开了辆丰田车,爱国与买日货有关系吗?!

我问了王锐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说合作的生意很难做?”

他说:“是因为没有迈过那道槛,所有成功的生意都是合伙干成的,但是需要学会分钱,你先拿,剩下的才是我的,我所有的生意都是合伙干成的。”

我跟他打交道的日子,我觉得真的跟着他学习到了太多,假如我们俩合伙个生意,肯定彼此都需要入股,但是他会先把钱打给我,先发20年工资,再让我拿工资入股,意思就是不需要我出钱。

就凭这一点,我就知道他能搞定任何人。

因为,他懂的不计较。

计较是贫穷的开始。

刘克亚有个观点:先满足别人的自私,才能成就我们的自私。

但是,观点归观点,我们知道了一些观点,不代表我们就能做到,而有的人并不知道这些观点,而却是践行者。

昨天,我们去淄博。

在路上,我问了徐佳一个问题:“如果拿100万买辆车,资金成本有多少?”

她说:“每个月至少2万元。”

我说:“那还不如租呢?”

她说:“是的。”

我说:“茅于轼老师哪天来?我是先回家,还是在这里等?”

她说:“别回去了,就这两天。”

我说:“我帮你当司机,去机场接他,可以不?”

她说:“茅老不喜欢被人接,他喜欢自己坐出租车,他给我们算过一笔帐:我坐出租车回来,可以增加出租车的收入。而你们去接我,减少了出租车的收入,还造成了道路拥挤,没必要。”

我问:“他自己来?”

她说:“茅老出来,都是跟夫人一起。”

我问:“多大年龄了?”

她说:“84了。”

我说:“真让人敬佩。”

当我84岁的时候,是否活着都是个未知数……

我问心语:“今年有啥打算?”

她说:“我就是想出去增加一下阅历,我的想法很简单,今年高姐那里有什么国际线路,我就参加什么国际线路,也花不了多少钱。”

我们到达淄博时,已经接近1点了,我的意思是咱三个人随便吃点吧,吃完饭去找高姐,然后下午回去。

去了沃尔玛楼下的西餐厅,咱是土包子呀,没吃过几次西餐,刀子叉子咱也不会用,点什么牛排,还不如让厨师给我做成铁板牛柳,我直接拿筷子吃就行了。

就在这里巧遇了希耳米和圣佳。

吃饭的时候,我拍了张照片,发了个说说。

等我们走的时候,在车边遇到了一个读者,专门找过来的,简单的聊了几句,就走了,文字真是会骗人,把懂懂这等货色都包装成了名人……

去高姐办公室坐坐,于冲已经提前到了。

在办公室里看到了一个奖牌,原话我记不准了,大体意思就是一年输送游客100万人,真猛!

在高姐这里,随便一个小姑娘,也是走遍世界的,谈起世界各地,就是如数家珍。

这次喊徐佳过来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想撮合她跟高姐认识,她们俩是同龄人,貌似生日相差不到20天,一个是艺术范,一个是旅行范,走到一起肯定能碰撞出很多火花,是艺术有魅力呢,还是旅行有魅力呢?

高姐办公室里有照片墙,很有感染力。

人需要有长远的规划,就是能够提前遇到未来的自己,昨天在拉萨群上看到刘冰发愿了,要在五年内实现上市,我觉得他是能够实现的,因为他就是曹操,格局大,有商业天赋。

我觉得自己格局太小,仅仅局限于国内走走。

应该走出去,全世界行走,每年走6个国家,每年出去6次,10年可以走60个国家,每次出行都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控制在15人,那么明年的今天会有什么结果?

我去过7个国家了,有90个队友了,相比拉萨队友可能更高端。

那么,后年的今天会有什么结果?

我走过13个国家了,有180名队友了。

那么,10年后的今天呢?

我走过61个国家了,有900名队友了。

那时写的文章,格局不会这么小了,可能对全世界也是如数家珍了,吸引的读者群体也会越来越高端。

而且,这种旅行不需要自己组织,旅行社有一整套班子,只需要跟着去玩就行了。

徐佳和心语都提议:就按照这个计划去做,未来的懂懂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懂懂。

我觉得这个事的确很好。

说走就走,花不了多少钱,也许还能赚不少钱呢?例如在国外发现了好玩意,卖到国内,例如跟队友产生了合作。

从高姐那里出来,我们都很开心,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晚上,希耳米请我们去湖边吃鱼,真的是很好吃,装修的也非常好,桌子、椅子都是鸡翅木的……

吃过晚饭,我们就回济南了。

就写这么多,昨天见到于冲。

于冲说:“懂哥今天写的日记对我冲击太大了,我准备去帮主那里上班去。”

我说:“你明天去吧,明天帮主那里有电商精英大聚会,你可以去跟着学学经验。”

于冲说:“行,那我明天早上过去。”

闭门是造不出车来的,但是人们总以为自己能造出来……

上一篇:只要给钱~
下一篇:开始上班~
相关评论
43626励志网提供的的部分文章可能由于转载的缘故无法提供出处,若本站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编辑联系136929588#(#替换@)qq.com 鲁ICP备13001256号-1